涂塑管
当前位置:主页 > 涂塑管 >
风暴眼中的湖南路桥
发布日期:2022-06-16 14:39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孩子大便干燥便秘 家长发现幼儿园使用廉价奶粉,7月15日发生在杭州的钱江三桥南引桥坍塌事故,将主桥承建方而非引桥承建方的湖南路桥建设集团公司拖入舆论的泥淖,成为众矢之的。

  湖南路桥4年前承建的凤凰堤溪沱江大桥未曾投入使用即发生垮塌事故这一“前科”,被重新记起,而佛山九江大桥、株洲红旗高架桥发生的安全事故,也被指与湖南路桥有关。

  2007年8月13日,在沈从文去世19年后,他的故乡凤凰,一座大桥轰然坍塌。

  这座外观宏伟的大桥,横跨沱江两岸,长328米,跨度为4孔,每孔跨距65米,高度为42米。作为一项备受关注的重点工程,当地拟在月底举行通车大典。就在发生事故的当日上午,当地媒体记者还曾前来拍照。孰料,当日下午,曾经巍然耸立的大桥在巨响声中轰然坍塌,致使 64人死亡,22人受伤。

  这座修建了近4年时间即将通车尚未正式命名的大桥,旋即被冠以“桥脆脆”之名,连同其承建方湖南路桥一起,被网友和媒体铭记在心。

  今年7月15日,杭州钱江三桥南引桥发生坍塌事故。网友很快发现,钱江三桥承建方之一正是湖南路桥;而曾被运沙船撞垮桥墩致使200多米桥面坍塌的佛山九江大桥,湖南路桥也参与承建。

  “一个公司建一个塌桥不容易,难得的是三座塌桥它都有份”,“南京长江二大桥、宜昌长江公路大桥、安徽黄山太平湖大桥、岳阳洞庭湖大桥等,其所建大桥表示压力不大”,诸如此类的嘲讽,迅速在网络上流传开来。网传杭州湾百里跨海大桥建设中,湖南路桥也有标段,更是引人担忧。

  处于风口浪尖的湖南路桥,如坐针毡,于7月15日、17日先后两次通过红网紧急辟谣,称钱江三桥坍塌的南引桥和九江大桥被撞倒的桥墩,均非该公司所建。

  为证实九江大桥被撞倒的桥墩并非该公司所建,湖南路桥董事长兼总经理叶新平,出示了一份关键性证据纸页已泛黄的23年前的九江大桥竣工图。

  据当时红网报道称,竣工图显示,1号至21号桥墩为湖南路桥承建,被撞倒的23号桥墩和其余桥墩,为一家广东当地施工企业承建。

  7月18日,叶新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九江大桥事件”最终被认定为,系由肇事船舶偏离航道误入非通航孔撞倒23号桥墩所致;作为承建方之一的湖南路桥,当时没能意识到危机公关的重要性,未曾出面回应公众的质疑;而2个月后,凤凰沱西大桥垮塌,焦头烂额中的湖南路桥更是无暇顾及“九江大桥事件”的澄清事宜,致使部分网友和媒体误以为“九江大桥事件”与其有关。

  而凤凰沱江大桥的垮塌,叶新平说,系由多种因素所致,责任并非全在作为施工方的湖南路桥;此事最终被定性为责任事故,并非质量安全事故,湖南路桥作为第二责任人,主要领导被免职,公司有5人因此入狱,其中,具体负责承建凤凰沱西大桥的项目部经理被判处10年徒刑。

  当年12月25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播出《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凤凰县堤溪沱江大桥“813”特别重大坍塌事故责任人受到严肃处理》,称国务院组成的事故调查组经调查认定,这是一起严重的责任事故,24名对事故发生负有直接责任、涉嫌犯罪者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其中,包括时任湘西自治州公路局局长兼凤大公司董事长的胡东升、总工程师兼凤大公司总经理游兴富和湘西自治州交通局副局长王伟波。

  同时,包括湖南省和湘西自治州公路、交通部门和湖南路桥,以及设计、监理、质监等单位在内的32名责任人,被给予相应政纪、党纪处分。

  至于网友质疑株洲红旗高架桥在爆破拆除时发生安全事故,是否与其工程质量和作为承建方之一的湖南路桥有关,湖南路桥回应称,湖南省政府在对事故调查处理的情况通报中已有明确结论:相关部门在组织实施爆破拆除作业时,安全监管不严格,施工方非法违法违规组织施工,监理方安全监管不到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与当年的工程质量无关。

  致力于打造“路桥湘军”品牌的湖南路桥官方网站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54年,在2001年被建设部首批授予 “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获得100余项国家、省部级优质工程奖、金奖、银奖、科技进步成果奖,其中,国家优质工程金奖2项,鲁班工程奖3项,詹天佑土木工程奖6项,国际桥梁协会林德恩斯大奖1项,为国内同行业之最”。

  由于“桥脆脆”这一抹不掉的“前科”,加上其参与承建的九江大桥、株洲红旗高架桥、钱江三桥先后发生安全事故,“为国内行业之最”的湖南路桥,最终被网友封为“塌桥公司”。

  湖南路桥一高层人士,在桥梁工程项目中,一般有业主方、设计方、施工方和监理方;在这四方当中,施工方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其施工进度、材料选购等,常受到工程所在地政府官员的外部干预。虽然按规定,施工方在施工时若发现安全隐患,应向业主、设计方和监理方反映,必要时可拒绝施工,但设计方、施工方、监理方为避免与处于主导地位的业主方弄僵关系,常常不能从专业角度坚持原则。

  湖南路桥最为遗憾与自责的是,当年承建凤凰沱江大桥时,发现大桥的设计与选材等方面均存在安全隐患,却心存侥幸,未能坚持原则并作出拒绝施工的决定,致使悲剧发生,并为之付出沉重代价。

  叶新平说,这4年来,湖南路桥吸取凤凰沱江大桥垮塌事件的教训,痛定思痛,在质量安全方面投入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并取得根本性转变。去年,该公司共有7名管理人员,因在内部质量安全检查时整改不力被撤职,其中2人为分公司经理,5人为项目部经理。

  目前,湖南路桥已连续三年被评为“湖南省安全生产先进单位”。叶新平特别强调,在凤凰沱江大江事故发生前,湖南路桥从未获得此项荣誉。

  钱江三桥南引桥坍塌后,该公司立即着手对其承建的1000多座桥梁进行回访检查。

  《青年时报》援引曾担任钱江三桥设计组成员的一位同济大学设计院专家的线月份建成的,但是当时在验收过程中就发现了问题,所以未能通过首次竣工验收。”

  钱江三桥建成后并未正式运营,到正式通车期间,一直在进行修缮工作。1998年6月,正式通车一年零五个月后,钱江三桥终于正式通过竣工验收,并被评为合格。

  2004年,钱江三桥总指挥叶德范、副总指挥赵詹奇,相继因受贿落马。而这,更使得当地民众对于桥梁质量问题议论纷纷。

  2005年10月6日,使用不到9年的钱江三桥进行为期一年的大修。这在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院长周伟看来,比较少见,肯定是“有某种原因”。而杭州市交通局副局长范建军亦承认,“如果不是质量出现了问题,不会大修。”

  对此,湖南路桥在7月16日一份呈交给上级相关部门的汇报中解释,在钱江三桥主桥建设施工中,该公司是严格按照设计图纸和施工规范施工的,交工验收被评定为优良。

  吊诡的是,主体工程和南引桥在交工验收时均被评为优良的钱江三桥,在竣工验收时却仅被评为合格。

  叶新平亦解释,交工验收是各个承建方在工程完工后,由相关方面对其承建工程的验收,而竣工验收则是对整个大桥的总体验收,一般交工验收后要经过通车、1-2年缺陷修复期和审计之后,才会着手进行最终竣工验收。

  因杭州市交通局至今未出示竣工验收报告,因此,目前外界尚无法得知究竟是哪些标段拖累了钱江三桥的整体竣工验收等级。

  于是,湖南路桥继续遭受网友和部分媒体的口诛笔伐,两次出面紧急辟谣,依然无法扭转被动局面。

  7月18日,一篇题为《湖南路桥建设集团咋不倒》的评论文章质问,“不该倒的桥倒了,而不断制造出问题大桥的公司却没有倒?”

  7月17日,网友“一点五18”在凯迪社区发表了一则题为“十年前湖南路桥公司副总对我说:桥迟早要造垮”的帖子。

  “一点五18”称,上世纪90年代末期,世行货款给中国修建京珠高速公路,湖南路桥拿到位于湖北赤壁境内的一个标段,他因此结识该公司在此负责工程项目的一位副总。

  该副总曾对他说,尽管其公司实力与技术都相当雄厚,也参与了招标,但输得很惨。拿到合同的人,都是“领导的人”。

  这些人拿到合同后,无一例外都进行了转让,按“行规”,当年转让费是8%10%。一般说来,做具体工程的都是“三包”或“四包”,湖南路桥当时属于“四包”。

  因世行坚持对工程行使监督权,京珠高速的监理是当时全中国工程项目中最严格的,其直接后果是许多“三包”与“四包”公司叫苦连天,因为他们没料到质量管理会如此严格。

  这位副总对他说,他们修桥是亏本的,如果不是在路上赚了点钱,他们公司可能要大亏。副总感慨,外国人的钱不好赚,以后公司再不能接外国人投资的项目了;作为国企,其公司还是讲信誉的,但一些政府官员在工程管理上太外行,太不负责任。他据此断言,这样下去,桥出问题只是迟早的事。

  7月18日,时代周报记者辗转找到了发帖者 “一点五18”(应本人要求以网名出现),他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十年前,他供职于湖北赤壁一乡镇,正在建设中的京珠高速所经过的每个乡镇都设有协调指挥部,负责与施工方一起处理征地等事宜。他正好是所在乡镇协调指挥部成员之一,得以结识湖南路桥的那位副总。

  “一点五18”说,他与这位湖南路桥的副总已失去联系,也记不清他是集团公司副总,还是分公司副总。按年龄来推算,这名副总如今应该退休了。当时这名副总是在酒席上发牢骚时,对他说了那番线”始料未及的是,十年之后,一语成谶。

  今年7月11日,江苏盐城境内328省道通榆河桥坍塌;7月14日,福建省武夷山市武夷山公馆大桥北端垮塌;15日,杭州钱江大桥南引桥发生坍塌事故;19日,一辆重达160吨的严重超载沙石货车,在经过北京市怀柔区宝山寺白河桥时,桥梁发生坍塌。

  9天内,连垮四桥,谁之过,又是谁来背黑锅?曾因凤凰大桥垮塌而备受指责甚至唾骂的湖南路桥如今的遭遇,当能说明问题。

  湖南路桥上述高层人士抱怨,国内工程领域目前仍未能杜绝的转包、围标等违规现象,这给桥梁工程质量留下隐患。

  而桥梁工程竣工通车后,因管理缺位,超载现象较为普遍,致使桥梁超负荷服役,而这必将带来严重安全隐患;同时,在桥梁所在河道附近乱采砂石的行为屡禁不止,也会影响到桥墩的稳定性,并造成安全隐患。

  此外,很多早年修建的桥梁,其设计标准远远无法满足现在的经济发展需求,加上一些业主方在机构改革中被撤销,处于无人管理的状况,也是桥梁安全事故频发的原因之一。

  原因:“九江大桥事件”最终被认定为,系由肇事船舶偏离航道误入非通航孔撞倒23号桥墩所致。湖南路桥称,23号桥墩并非其承建。

  原因:国务院组成事故调查组调查认定,这是一起严重的责任事故。湖南路桥回应称,设计、选材等多方面原因引发了这起事故,该公司作为承建方,被认定为第二责任人,时任主要领导被免职,公司有5人因此入狱。

  原因:湖南省政府在对事故调查处理的情况通报中明确认定,相关部门在组织实施中,安全监管不严格,施工方非法违法违规组织施工,监理方安全监管不到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与当年的工程质量无关。

  原因:湖南路桥回应,该公司承建的是钱江三桥主体工程,工程交工验收时被评为优良;而南引桥系浙江当地施工公司承建。